远方的梦想联合创始人李芳
联系我们
指导服务
跟随导师开店
一起守护食品安全
小芳的商城
食品均经过SGS检测
联合创始人李芳
电话:18850319263
联系我
扫码加我,了解更多

远方好物:再探祥宇,陇南的橄榄油

2024-05-20浏览:89036次
 

再探祥宇,陇南的橄榄油

2017年,美国纽约橄榄油大赛,27个国家,910份样品角逐金奖。

然而,最终摘得桂冠的,是来自一家此前没出现过大赛里的一家橄榄油企业,对于它的横空出世、一鸣惊人,引发众人好奇:

她是谁?她来自哪里?

她是祥宇,她来自中国的陇南!

祥宇就以这样的方式,让世人,知道了这个来自大山深处的闺秀。

也将世界的目光,带到了陇南!

事实上,不仅外界不知道它们,甚至连祥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橄榄油强到可以一参赛就能摘得桂冠的成绩,自强而不自知!

“祥宇”品二字,谐音“翔宇”,取自周总理的字。

那祥宇,是如何与周恩来总理联系在一起呢?

我们将目光,拉回1964年,这是有关中国橄榄树的开端。

1964年,总理访问阿尔巴尼亚,在阿尔巴尼亚参观,发现橄榄树的寿命很长。

当他了解到当地因食橄榄油,心血管疾病的人是非常少的,就对油橄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那个时代,国内油料也极其缺乏。

所以,总理决定将橄榄树引到中国来。

当年,阿尔巴尼亚的政府,就给中国送了1万多株的橄榄苗。

中国的油橄榄,也从这一万多株苗里开始。

橄榄苗抵达中国后,周总理在云南昆明的海口林场,亲手种下中国第一株油橄榄树。

随后,他让中国林科院开始在全国三十多个省开始试种。

但实际上,对油橄榄尚不了解,实施的区域不是特别多。

1978年,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的宋平宋书记,他曾是周总理秘书,所以他来到甘肃后,将油橄榄带到甘肃试种。结果发现甘肃很适合油橄榄树的生长,于是,甘肃开始大规模引种种植。

陇南,真正成为橄榄之乡,离不开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接力,接下来接过力的是一位叫徐纬英的教授。

徐教授,她在中国林学界,尤其是油橄榄界,是泰斗级人物。

她曾赴阿尔巴尼亚学习研究油橄榄的引、育种知识和技术。

周总理引入橄榄树后,她成为“中国引种油橄榄”项目组的组长,让她负责全国推广,也就开始了中国大规模的经济树种引种实验——油橄榄引种研究。

徐教授为了这个产业,为了油橄榄,也为了总理的嘱托,一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油橄榄,终身未嫁。

她在80年代来到陇南时,发现陇南种的橄榄树挂果率和出油率都比较高,意识到陇南是一个比较适合种油橄榄的地方,就开始了陇南橄榄油产业的指导工作。

对陇南油橄榄的研究成果,她在1995年6月10日的《北京晚报》上,刊登陇南适种油橄榄面积潜力不小文章!

为什么是陇南?

陇南,橄榄油得天独厚的陇上江南!

1、陇南,北纬33度

世界油橄榄的黄金维度带,西班牙、意大利等主要地中海产橄榄油国家,都在北纬33度。

同处于世界顶级油橄榄黄金生产带(32°58'-33°36')的陇南,被称之为“东方地中海,陇上小江南”。纬度之外,气候、土壤与地中海沿岸极其相似。

2、陇南独特的气候条件

每年5月橄榄开花时,最怕下雨,如果这个季节是雨季或者雨量充沛,它会把花粉冲刷掉,影响今年橄榄结果。,产量就上不来。

南方此时多在梅雨季,就很难适合橄榄树的生长。

同时,在八九月橄榄果迈向成熟时,需要大量的雨季的,大量的水分来支撑果子达到一个生长期。

恰好,八九月的时候,正好就是陇南这边雨量比较充沛的季节。

橄榄树对这种特殊的气候的要求,也在陇南这里找到了归宿。不得不说,是天选陇南。

3、土壤

橄榄树对土壤也有要求,橄榄树的根系纵、横都比较发达,所以喜欢透气性特别强的土壤。陇南的土壤除了透气性强,土壤还富含钙、镁、硼等微量元素。

4、海拔

1500米以下海拔!

也正因以上这些要素,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让陇南成为橄榄油的天选之地,成就其中国原产橄榄油的核心地位。国际油橄榄协会10C认定陇南市白龙江河谷沿岸一带为中国油橄榄一级适生区。

油橄榄在陇南就达到104万亩的种植面积,占全国58%以上;因得天独厚的环境,产油量更是高居占全国92%以上。

说到这,祥宇采收陇南80%以上油橄榄,也即,祥宇大概产出国内72%以上的特级初榨橄榄油(因为祥宇,只做特级初榨)。

所以说祥宇是中国最大,同时也是亚洲最大的橄榄油生产工厂,是一亩地一亩地,一颗果子一颗果子算出来的。

地利之外,我想,几代人传承,30年1滴油的坚守,两代祥宇人的扎根,才更是,油橄榄之乡的底蕴。

国际橄榄油理事会经济推广部前部长恩德先生说,很多人把陇南气候总结成和地中海相似,对也不对。

纬度、气候、土壤等的确相似。但不同的是,地中海国家的油橄榄种植在平原里;

而陇南的油橄榄,是种植在山谷里、山上、陇上…

它有多不容易?你看着他们种一次橄榄树就懂了;看他们采摘一次橄榄果就懂了…

祥宇第一代人的橄榄事业

在陇南工作期间,徐教授认识了刘元勇和李惠夫妇,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在徐绘颖教授的熏陶和感召下,检察院工作的刘元勇和医院工作的李惠夫妇二人,慢慢地,对油橄榄事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并于1994年,他们夫妇二人,从公职人员,停薪留职,开始了在徐教授指点下种植橄榄树。

94年,公职人员,会停职下海,不稀奇,但是,下海种树,还是橄榄树,被理解是非常非常难的。

尤其是,橄榄树能不能挂果、能不能榨油都不可知,甚至于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油橄榄是什么的情况下去种橄榄树。

“好不容易飞出山沟沟,又回到了山沟沟种树,图啥呢?”

刘总说,她父母是受徐教授那种热爱、那种对事业的憧憬感染与感召,哪怕是不挂果,把山绿化了也好…

“我父母在农村长大,对农业、农村有一份独特的感情,跟这片土地有深厚的链接的。并且,父母很怀念我们的总理,那一代人独有的感情,也受徐教授的感召,他们是带着情怀去种植橄榄树。”

于是他们,毅然决然地,走进了佛堂沟,走到了光秃秃的山里,开始了橄榄树种植之路。

此时的佛堂沟橄榄园,绿树成荫,到处都是层层叠叠的油橄榄树。

但30年前的佛堂沟,是名副其实的泥石流沟,长期以来只有崎岖坑洼的羊肠小道,不具备卡车通行的条件。

要让油橄榄在荒山秃岭、陡坡沙地茁壮生长绝非易事。

在陡峭的山峦之间运苗、挖坑、栽树、浇水何其难也!

种橄榄树过程个中艰辛不言而喻,没水没电,家里到地里走路要走一个多小时…

几张就有照片,清晰记录着当年种植橄榄树的盛景,刘总母亲,带着村民,顶着烈日、冒着风霜,手抱背扛地在陡峭山坡里艰难跋涉。

佛堂沟基地有一座小房子,那是,刘总母亲最早30年前种植橄榄树时建的,因为回家远,为了节省来回时间,天黑就住进小屋子,天亮了又上山种树了。

刘总母亲对橄榄树的投入程度,甚至引起了刘总小时候吃醋,那时,她还在读小学,母亲一心扑在橄榄树上,让她觉得母亲爱的是橄榄树而不是她。甚至有次吃橄榄树的醋,和自己的母亲吵架,自己从佛堂沟跑回家,遥远的路途,拿不出2块钱搭车的窘境…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奔波在山峦沟壑之间,倾尽家中积蓄改变种植条件,先后修建了蓄水池、园区公路、输电线路、防洪堤坝,治理了六条泥石流沟…

修筑了1公里的护园河堤,架通了1公里长的电线路,将6公里远的山泉水引进了农场,修通了超过5公里的盘山路…

同时,为鼓励当地村民跟着他们一起种植,油橄榄,她将自己摸索发明的一套育苗、种植、施肥、修剪技术免费教给村民,也他们进橄榄园务工增加收入;

经年累月的艰苦付出,昔日荒凉的佛堂沟,现在成为绿树成荫全国油橄榄种植示范园区。

同时在他们的示范带动下,陇南武都,山上山下、沟里沟外,到处都是层层叠叠的油橄榄树。

哪怕是距离三十年后抵达的我们,依然惊叹于他们种树的奇迹。

“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来形容这种壮举亦不为过。”

尤其是,河谷的两岸,一边是种橄榄树,一边是没有种橄榄树;一边绿荫成林,一边依然光秃秃…

陇上江南,有了橄榄树,才有了这江南的颜色!

且不说橄榄树带来的经济价值,仅仅是给这座山眼前的景致,我们不敢想象,30多年前的佛堂沟竟然是一幅荒山秃岭穷沟相依的景象。

每次陇南行,最喜欢的就是进入橄榄林,这是每一个抵达橄榄林的人同频的感慨!

“因为橄榄树啊,是万树之王,是幸福、是和平、是希望,你看它的叶子、枝条,都是向上生长的,都是希望…”

正是刘总父母三十年前的荒山荒坡种橄榄,有了我们每次的陇南行,置身橄榄林中,沐浴其中的舒畅。橄榄林有多美,我想,只有你置身其中,才能感受到那份,宁静的浪漫。

每每,谈及陇南之成为橄榄之乡,刘总他们总谦虚地说是橄榄树选择的,选择了陇南这块天选之地;

我们想说,除了天选之地,还因为他们,刘总的父母以及现在的刘总,是他们对橄榄矢志不渝的热忱与坚守,才让陇南,证明了它是,橄榄的天选之地。

正是因徐教授与他们等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才有了油橄榄产业在中国最终落地生根。

1997年,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被列为全国三大油橄榄生产基地之一;

1998年,《世界油橄榄分布图》上第一次标注中国,就是陇南。

橄榄树种下后的几年,随着油橄榄陆续进入挂果期,一个新的问题开始出现——如何提升油橄榄附加值?

油橄榄鲜果味苦且涩,难以当作水果直接食用。当地群众无奈地感叹:“这东西,如果没有工厂收购加工,连猪都不吃。”

刘元勇夫妇看着乡亲们卖橄榄果发愁,同时,因他们种植的橄榄树比较好,徐绘英教授鼓励他们把油橄榄产业做大做强。

于是,老董事长刘总成立了陇南第一家油橄榄果生产加工企业——陇南市祥宇油橄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祥宇”品牌二字,我们开篇提过,它是取自周总理的字“翔宇”的谐音。

为了纪念周总理,徐教授于1992年注册的,起初,为了让种出来的橄榄果有去处,徐教授自己开了一个工厂,但精力专注在油橄榄种植技术研究的她没有更多精力去经营好工厂。

当她看到他们夫妇二人对橄榄树的付出与情怀时,相信他们能够把油橄榄产业做起来,就鼓励他们做大做强,于是,把将“祥宇”品牌赠予他们,那是传承来自周总理的嘱托的油橄榄产业信念与希望。

仅是“祥宇”品牌来源的描述,就能感受到祥宇在中国油橄榄所承载的责任与意义!

就这样,刘总说,她母亲种橄榄、她父亲加工油橄榄,她大学毕业后,也加入油橄榄事业,做橄榄油销售,一家三口人干了橄榄油的全产业链。

但橄榄油产业是有多难,有多不易,每次置身于橄榄树林以及祥宇那座白玉号称是她见过最美的阳光工厂里,是无法想象的。

此时的一切,呈现的都是美好的,橄榄林里很美,工厂很美,祥宇橄榄油也逐步为人所知,现在不亏钱了。

可是,在这些美好之前,祥宇整整亏了18年。

一个产业,从0到1,过程有多难,大概,只有亲历者才会明白,才能有些许感同身受。

刘总毕业于兰州大学法学专业,她本醉心于艺术,尤其喜欢音乐。

她说,在她的规划里,没有想接班橄榄油创业的打算。她对商业、对赚钱并没有追求,更不用说一家常年亏损的企业。

然而,橄榄油命运的交接棒,最终落在了她肩膀上。

2011年,橄榄果丰收,父亲连轴转收果加工榨油,最终,倒在了他为之奉献半生的橄榄油事业里。

对父亲无限思念的刘总,决定将父亲未竟的做大做强的油橄榄产业的理想,扛到自己的肩上。

“我其实不是喜欢商业的,更不用说是亏损的商业。但为什么还要回来接班呢,因为父母亲对橄榄的情怀,创业的热情,对家乡那片橄榄绿的热爱,责无旁贷地,继续他们的事业。”

接班橄榄油的有多难?

到祥宇,如果是刘总接待的晚宴,第一杯一定是喝油而不是喝酒。

这个喝油的习惯是怎么来的呢?

这个喝油习惯,是从刘总的一次应酬来的!

她刚从兰州回到家乡接班时候,不太了解当地老百姓,政府银行也没打过交道,刚接班很多都有待考验,大家都担心她接不了班;银行呢,也不敢给她贷款。

那一年,眼看着橄榄果要采收,银行的贷款下不来。资金链要断,她特别着急,就请银行行长吃饭。

但她又不会喝酒,一喝酒就过敏,就和行长说特别抱歉,但她能喝油,所以行长喝酒她喝油,一人一杯。行长一斤酒她一斤油。

行长说他从来没见过喝一斤油的人,觉得这个油产品品质靠的住,就给她贷款。

从那以后呢,祥宇就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来公司的人,她都是喝橄榄油招待他们,一方面宣传她的产品,带头喝,随便喝半斤是没问题的。

“喝油应该没有人可以喝得过我的,当然我只喝自己家的油,别人家的油不敢喝。”

所以见过刘总的人,都会感慨她皮肤特别特别的好,人又长的年轻,并且因她长期喝自己的橄榄油,医院肠镜医生说她的肠道皮肤,比她脸的皮肤还要好。

被迫喝油,没想到喝出一生健康。

“女人爱自己,先从喝橄榄油开始”,远方老师接着话道,他说女人都应该先喝橄榄油开始。

在中国橄榄油世界,有这样的一句话,中国橄榄油看甘肃,甘肃橄榄油看陇南,陇南橄榄油看祥宇。

这句话不是口号,而是有实打实的数据!

在中国,油橄榄种植面积,陇南占了全国58%以上;鲜果和产油量,可以达到92%以上。

并且,在陇南,祥宇的采收果占比达到80%以上,也就是说,祥宇产中国特级初榨橄榄油占比大72%以上。

如果对这组数据感触不够大,我再说一件祥宇经常做的事情:

在橄榄油市场还不知道如何突破时,无论是刘总还是刘总父亲时代的祥宇,哪怕祥宇收的果子卖不出去,他们也会把果农的橄榄果收购回来。

收购回来干吗呢?倒掉,埋在祥宇自己的院子里。

马总说他刚来祥宇时其实很不能理解公司为什么这么做。呆久了后他才慢慢明白,祥宇几代人,对当地老百姓的一份爱,敬天爱人的爱。

如果不收果,果农就没有了收入来源,没有了生活的依靠。所以甚至经历过收购的橄榄,榨油一半,另一半烂在自己院子里的事也不鲜见。

他们,就是用最朴素的站在老百姓的立场,去思考这些问题,去吃这些亏。

也正因为祥宇两代人都愿意吃亏,都心怀悲悯之心,把每一年农民的果子都收上来,也让陇南的农民,对种油橄榄有了信心,这些油橄榄,才没有经历过因无收入被砍掉,才有陇南现在的橄榄之乡。

真的,我们聊水果时,多次聊到,某某产区的水果,因市场劣币驱逐良币,导致种的水果收入微薄甚至没有收入,果农绝望之下砍掉他们曾经辛辛苦苦种植下去的果树屡见不鲜。

所以我们说,陇南能够成为油橄榄之乡,除了天选地中海小气候的陇上江南的地利之势,更重要的,是祥宇几代人,一代一代想把油橄榄油产业做好、想让当地人民更上更好生活的商业向善的心,成就的。

“哪怕把橄榄果烂在自己院子里,也得把农民的果子收上来!”

“得把橄榄树保护住呢,那是土地的希望。”

祥宇不仅会把果农的橄榄果都收上来,还会给果农的收购价加价,比如,政府规定的收购价在5块的话,他们会用6块、7块的价格去收果,企业盈利之后(之前亏了18年),她第一件事就是想着给果农提价!

正是这样的赤子之心,祥宇董事长刘总和她母亲都获得过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人民大会堂习大大亲自给颁的奖。全国脱贫会议已经有两次放在陇南召开。国家部委也多次来祥宇考察…

“祥宇的背后是40万农民。”这句话,如果你不了解祥宇,不了解陇南,你可能没觉得什么。

但你若来到陇南,深入到这些沟沟壑壑夜幕降临时依稀的星星点点的山里人家,见到他们,你会相信。

农业是个要耐得住寂寞,要时间去沉淀,要吃得了苦,踏踏实实的去干的事。

做农业一定是要靠老天,还要吃得了苦,苦中苦。还要吃得了亏,前10年没有收入的时候,18年亏损的时候,要能接受这个现实,能私下愿意吃这个亏,把这个亏先吃下来,我先把他扛住,那么等到它慢慢的,产品越做越好,市场越来越好,它慢慢的就会扭亏为盈,慢慢的会盈利,会有细水长流的威力。”

这是刘总说的做农业的感悟。

也是,陇南能做到全国58%以上油橄榄种植面积、产油能达到全国92%以上、祥宇能占到全国72%以上的因素,是人,人是产品背后的决定因素。

说到陇南、祥宇的油橄榄。接着,我们要把目光拉回这个,白玉说是她去过的最漂亮的阳光工厂。

阳光工厂建得非常漂亮、非常大(至少占油橄榄产业里)。

刘总常说她是被迫接班。所以每每好奇,被迫接班的她,又是如何把祥宇做到那么大呢?

建这座阳光工厂时,祥宇还处在很困难阶段,但,为什么在那样的阶段,刘总都愿意建起这个阳光工厂呢?

因为,父母的爱,父母的理想:建全球顶级油橄榄工厂、世界一流油橄榄企业!

“翔宇的缘起就是源于爱,它的发展传承也是源于爱。到现在依然坚守的这份初心还是爱。”

“从总理把这个产业引到中国,是因为他希望造福中国的老百姓,这份大爱,徐维英教授传承总理的这个遗愿,我父母呢,也是受总理和徐维英教授的感召,想着在家乡做点事,帮助乡亲们这份爱,对家乡的情怀,那我呢,是因为接班以后,因为对我父母的这种爱。”

“其实从我本人来说,我是比较喜欢音乐的,喜欢那种浪迹天涯,到处走走看看,对于挣很多钱一直不是有很大的动力的,觉得生活过得去,岁月静好就很好了,没有那么大的一个志向要去成为什么企业家。”

“但是,从我父母身上,看到他们做事的那种专注踏实。那种为家乡奉献的那种精神,就很感召我。”

“我父亲突然离开我的时候,他才62岁,突然离开我,我对我父亲特别特别思念,当然小的时候也做了很多不理智、不懂事、不成熟的事情,非常非常后悔,也更理解了父亲母亲那份初心和坚持,所以父亲走了之后,我既有愧疚之心,有后悔的心情,非常非常思念,每天晚上想起我父亲都要蒙着被子哭一场,特别怀念他。”

“我就想一定要把油橄榄这件事情做下去,就是跟我父亲在一起,跟他的爱在一起,跟我父母的精神在一起,我就觉得我就跟他们一直在一起,我们的精神也长在一起,延续他们的这种生命,孩子,是父母在这个世界上的印记。”

“我不但要留下,还要把这个印记留好啊,留得让我在天国的父亲满意。出于对我父亲的思念,我就开始建这个工程,当时遇到了很多很多无法想象的困难,也不知道怎么办,每次这个时候我就会想,我父亲如果在的话,他会怎么做。

他当时是怎么教我说让我做人做事的,永远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对别人有价值的人,做帮助别人的人。

每每想起他的这些话,就让我充满了这种勇气和力量。

是对我父亲的这种思念,对我父母的爱,让我战胜了很多的困难,我觉得人的这种精神力量是无穷的。

一想起我父亲的那种坚定,梦想,要把这个事情做好,做成国际一流的工厂,做世界顶级的橄榄油,帮这些乡亲们,一想起他的梦想,一想起我要对得起父亲的这种初心和教育,这种教导,这种嘱托,我就充满了无限的勇气和力量,好像就什么困难都能克服,真的遇到很多困难,一个一个就都克服了。

后来我都自己真的都很敬佩我自己,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

“有一次我记得生二胎的时候,五六个月了,还跑出差,在出差的路上还去推销橄榄油、见我的客户。有一次,坐在从青岛往回走的高铁上,看着窗外的那个风景,感慨这个世界真美好,我还能为这么一个伟大的事业而奋斗。

看见那个玻璃上,模模煳煳的影子,看见我自己,我就突然想,如果我父亲此刻看见我的话,他应该是满意的,因为我这么努力,我没有辜负他,然后我自己就泪流满面,其实内心是喜悦的,但是泪流满面,我就看着那个玻璃上的自己,觉得那种欣慰,对得起父母的那份教育和嘱托,对父亲的那种思念吧,对父母的那种感情,我们一家人的爱,倾注在这个产品里,给更多的人,送去健康。

让更多的乡亲们种了树有很好的收益,我觉得就把我们家里人的这种爱放大、传播给很更多人”。

这是刘总讲述她接班后的意志以及建阳光工厂的初心,基本是她的原话,因为,我无法表达出比她原话更好、更纯粹的语言,保留这份纯粹与朴素的善良,是我此刻所能做到的一点点。

带着这份初心与爱的阳光工厂,有多了不起呢?

2012年,刘总回到陇南,所遇困难之大,前面有说,但无论多困难,她都没有放弃过要建一流工厂的初心。

“从设计到选选址到建设工艺流程,真的遇到了很多的困难。”

“每天开会加班到夜里一两点是家常便饭,每天早上七点就要去办公室。”

“比如厂房的颜色橄榄绿啊,那是在中国第一家用这个橄榄绿的厂房。

当时我定制的时候,选的是美国巴特勒钢,它比一般的钢要贵三倍。但是,我坚持用它,为它的防尘啊、为它的保温效果、对橄榄油的存储环境是最佳的。”

除了钢的质量之外,包括橄榄绿的颜色,刘总也有她自己的追求。

“我比较喜欢艺术嘛,喜欢这种美的东西,质量追求完美的时候,我还希望它再美一点,颜值高一点,这个厂房是因为思念我父亲而建,我甚至都想叫他梦想的橄榄园,我要建成世界一流的工厂,不光它的品质、质量、流程是最好的,它的颜色,它的美感,也必须是最好的,要一个,别人没有过的这种颜色,要橄榄的颜色。”

“当时巴特勒的工艺师很震惊,那些工程师说没有人做这个颜色,你要冒着很大的风险,而且要等半年的时间”

“我很坚持,等半年我也愿意,代价高一点,我也愿意,因为我要它的质量必须是世界一流的,这个工厂是思念我父亲而建的,我不想留任何遗憾,所以就颜色就是橄榄绿,它融合在这片群山环抱的橄榄林里。”

“所有的人来看到都说没有想到的,这么偏僻的、穷乡僻壤山区里还有这么美的工厂。”

“包括工厂的那些门都是括弧的,门靠近工人头顶三厘米的位置时,自己会弹回去。”

“包括我们的灯,也是防爆的。”

“设备就更不用说了,采购自意大利的,德国的顶级设备,可以说是目前世界油橄榄最先进的设备。”

“还有保存橄榄油密封性,世界顶级的那个储油罐,在国内只有茅台、五粮液才用那个缸,不是食品级,而是,316药品级的材质。”

“车间所有的设备也好,工艺也好,有世界顶级的,我们就用世界顶级的。

用这样的心意去打造,才有现在的大家看到的阳光工厂。”

包括园区的其它地方,刘总说她正在把它打造成北纬33°最美的橄榄花园。

“等下次你们来,大家可以坐在草地上,橄榄树下,听着“橄榄树”、“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做一棵橄榄树”,在树下思想碰撞…”

刘总说着我目前脑海里面能想象的最浪漫的乡村生活,所以,你怎么会舍得错过下一次的陇南祥宇行呢?

连见过世界各地橄榄油企业的橄榄油专家恩德先生也说,像祥宇这么大的工厂、这么先进的设备、这么严谨的工艺、流程,全球都极少见,甚至于说,没有。

设备,是全球最顶级的,工艺技术,也是世界顶级庄园的技术。

生产工艺环节,祥宇就申请了国际、国内56项专利;

两次受邀参与中国橄榄油国家标准的起草,参与起草的行业标准也多达13项;

也发起成立油橄榄产业理事会创新联合体,祥宇是理事会理事长单位,刘总连任两届会长。

刘总说,祥宇走到现在,是用了10年种树,10年定制标准,10年持续提升品质的路上走过来的。

上述,我们大体聊了10年种树、10年持续提升品质的部分,接下来,我们再补充一些定制标准有关的内容,其实,它也贯穿于30年始终过程里。

聊这些之前,我们先聊聊油橄榄的一些有意思的特性:

橄榄树是长寿树,可以活几百年,地中海国家有很多几百年的橄榄树。并且,丰产期也很长,能达七八十年没有问题。

所以说橄榄树是真正能实现十年栽树、百年养人的好果树。

那它有哪些特别的点呢?

说橄榄树是智慧树也不为过,在园子里时,突然遇着一些树开满花,挨着的另一些树却极少花甚至见不到花。

原来,橄榄树有分大小年,比如今年长的多,明年大概率地会休息,结很少的果甚至不结果。

这样劳逸结合循环,橄榄树自我保护做的很好。而且,积蓄了一年的能量,橄榄树满血复活归来,次年的果子拥有充足的养分。

所以在当地,老百姓每年采摘完果子后,会对树枝做修剪,不耽误下一轮回产果,也能让果树长的更好。

除了大小年这种特别的休养生息智慧特性。

橄榄果不同于水果越成熟营养成分越高,相反地,橄榄果青果时营养含量最高,但是出油率低,越成熟橄榄果营养越低。

也就是说,5月份开花的橄榄树,5月底6月初开始挂果,经历7、8月的生长期,9月份时开始成熟。

9月份开始成熟的青果营养成分最高,多酚、角鲨烯等营养物质含量也达到顶峰状态。但出油率极低,低到只有3%左右,到不了4%。

如果再成熟一点,10月份的果,出油率就能来到10%左右。

了解橄榄这些特点之后,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后,善加用好这一切,而不是暴殄天物,才是对自然馈赠最大的珍爱,祥宇的橄榄油,定制了以下一些标准:

1、有机种植

在这里,在河谷,在坡地,同时是油橄榄(虫子不爱吃),有机种植,只要你想做到,它做到;

有机菲,初榨后的果渣和羊粪,简单纯粹的很。

2、专用果筐单品分级

3、规范有序按质收购

4、8小时黄金法则

5、采用世界顶级的德国福乐伟和意大利贝亚雷斯冷榨设备,拥有三条原装进口冷榨生产加工线

6、存储

建成国际标准化地下恒温避光隔氧的万吨储油库,罐体采用食品级不锈钢,充氮隔氧密封保存,有效隔绝紫外线和氧气对橄榄油的伤害,最大限度的保留了橄榄油中的活性物质;

以上只是其中一些部分,而且很多点也没展开讲,但是不急,9月、10月油橄榄采收时我们将再次前往,这些部分的细节探究,还能再度展开。

这些标准过程中,所获得的一系列第一,也能让每次抵达的人震撼又敬仰:

中国第一个橄榄油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中国第一个油橄榄行业发明专利;

中国第一个国家油橄榄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中国第一个德国意大利原装冷榨生产线;

中国第一个获得国际金奖的油橄榄企业;

中国第一个油橄榄院士专家工作站;

中国第一个国家级万亩油橄榄示范基地;

中国第一个油橄榄全生态产业链生态产业园;

中国第一个油橄榄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中国第一个橄榄油国标起草单位!

其实,这部分第一,还只是部分,还有其它第一,未列其中,但也已足够,让你为之震撼、动容…

有了以上铺陈的有关中国橄榄油历程、祥宇前世今生,那么接下来有关祥宇斩获南北半球参加的所有金奖,应是,水到渠成的一系列成果:

开头的第一次金奖:

2017年,被农科院推荐第一次参加比赛美国纽约橄榄油大赛,他们也没太当回事,就寄了一个样品过去,几个月后,突然发现电子邮件里有一份邮件,得了金奖!

第二天,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就跑来问他们知道不知道自己获得金奖,他们才知道,祥宇在910份样品,27个参展国家中拿到了第一名!是第一名!打破了整个橄榄油世界平衡!

当年美国纽约时代的网站上就说了一句话:每年橄榄油的大赛如期举行,但是今年的最让人意外,因为今年的金奖居然让中国人拿走了!

这次金奖对祥宇有着历史性意义的第一个金奖,就是这次金奖,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品质是这么高,接着横扫南北半球的金奖。

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各个国家去参加各种比赛,基本上就把国际上橄榄油大奖全部拿遍了。

同时他们在希腊(橄榄油其中一个原产国),2020年和2022年分别拿到希腊双金奖,就是橄榄油里至高无上的一个最顶级奖项。

当年获奖后,中国驻希腊大使馆和人民日报给祥宇做了相应的报道。

在北半球的澳大利亚,祥宇也被评为北半球最好的橄榄油,并在西班牙入选了全球橄榄油100强的企业。

这些都足以证明,中国原产的橄榄油的品质是完全可以媲美,甚至已经超越地中海国家的橄榄油。

事实上,刘总说,她原计划,是用10年时间去拿金奖的。

10年种树,10年定一系列种植、生产标准,10年持续提升品质之路,再用10年去拿金奖…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参赛就拿出来金奖,并且参加的国际大赛都拿了金奖。

“拿金奖让我意识到,但行耕耘,莫问前程。踏踏实实做好橄榄油,老天爷会看到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每次我觉得特别难的时候,我母亲告诉我的。”

所以你问,为什么就为一款橄榄油,我们两个月不到,又到陇南,千里奔波只为一滴油?

我想,看到这里,你们应该有部分答案。

有关橄榄油不同系列产品,再补充部分内容。

我们从祥宇橄榄油的几个产品里,价格不一样,都是特级初榨,差别在呢?

这几个橄榄油,产品差别,其实维度是三个:

1、单品种、还是混合品种的差别

单品种和混合品种,在营养物质上没差别(针对祥宇,因为祥宇目前保留下来的品种,是他们筛选剩下的);

但因国际橄榄油标准里,有品油这一环节,单品种的风味,更纯净,所以单品种的更好。

说到这,有人会好奇为啥不直接做单品种而要混合品种呢?

这个其实是历史遗留问题:

当时种植油橄榄时,谁也不知道哪个品种好,所以,什么品种都种,混合着种,一片地里这种几棵那种几棵,这就给采收,带来了难题:如果要单品种,采收成本会贵2块钱!

祥宇目前保留下来的二十多个品种(从一百多个品种中筛选出二十多个),只要采收时间周期一样,品质和营养就差别不大。

祥宇每年都做了大量的不同品种不同周期的营养物质和风味物质检测,所以他们有足够丰富的数据参考。

2、采收期,是青果,还是后熟果的差别

橄榄很特殊,不是越成熟越好!

而是,青果采收,营养最好,但是,出油率低,比如白瓶和便携版,用的就是青果,出油率不足4%,很低很低。

成熟时采收,营养不如青果,但出油率高。

所以,采摘期的控制,也至关重要,对油橄榄足够了解,足够深入研究,你才知道怎么采收以及如何控制采收,才能有最好的果子。

为什么要开创性地制作“专用果筐单品分级”?就是为了控制不同果期的采摘。

3、8小时加工完成还是4小时加工完成

4小时压榨完成还是8小时压榨完成,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环。

国际特级初榨,普遍是24小时之内,祥宇牛一点,8小时之内,更极致的是4小时。

只是,4小时做到完成压榨很难的,这个是从采收到压榨完罐装的时间。感觉要和工厂在一个村子里才能完成。

包括储存,橄榄油是新鲜的最好,祥宇的储存有多牛呢?

有一年,澳大利亚的比赛就很经典,因为澳大利亚的果实成熟比较早,他们拿的是新油,祥宇新油还没下来,就拿旧油去和他们的新油去参加比赛,结果,祥宇依然拿到了北半球最好的奖——金奖,足以证明他们在储存环节已经遥遥领先全世界。

第一个国家橄榄油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第一个油橄榄院士工作站;

你们可知,这些意味着,祥宇在油橄榄领域的研究、研发底蕴有多深厚。

具体到我们上架的几款差别,最

跟随小芳老师开店
小芳老师的商城
微信扫码联系我